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Bella的雲霄飛車之旅


時間過的真快!從上一篇到這一篇,竟然已經相隔近兩年,這段時間大多在facebook上閒晃,在工作和家事與照顧babies之餘的那幾分鐘,趕緊瀏覽facebook發表短言,和以前在blog上預先想好主題,雖然也是隨筆但還算有點構思不同。Facebook之餘我就像在大街上的註明連鎖咖啡館,陳設環境都還可以,沒事就進門喝點咖啡,聊點是非,發點牢騷,再抒發一下人生大夢。而部落格Blog就像是在鬧街中的小巷裡的一間有特色的個人咖啡室,一角可能有店主年輕旅行時的行李箱,和鋪上灰塵的做過筆記的幾本書陳列著,店裡可以聽見從義大利飄來的歌劇聲或著流瀉著法國的香頌,有時可以聽見台灣海邊的創作悠樂...兩種店型我都喜歡,今天就來blog小屋裡閒坐一下吧!

談談我的貝拉。她快一歲了,回顧她這段時間,我在產假後,在家工作,陪伴她,照顧她,雖然沒有養的像小凱凱這樣胖嘟嘟,但還算平安快樂。今天就來談談兩次驚險的遭遇,在貝拉十個月大時,我再度回到工作職場,責任制形態的朝九晚六,一天接她時,竟然看到她額頭上起了一個青色大包。保姆連說對不起,因為她不知道貝拉這麼會爬這麼會翻身了,才正式放去保姆家一個禮拜,在保姆換尿布時,貝拉一個翻身就從沙發上跌下來,摔到木頭地板上,腫了一個包,我看貝拉還意識清楚,一切都都正常,沒有特別責備保姆,只是第二天就換了一個保姆,那保姆也把她那週的支票退給我。我知道每個小孩難免都會摔一下,不過在別人手裡摔到,總是心疼。也表示沒緣啦!

第二次雖然沒受傷,但比較驚險。換了另一個保姆,家中有軟墊,對剛學爬學走路的貝拉,至少摔到比較不痛,但一次下班後,我去接她,看到貝拉已經在car seat安全座椅裡睡得香甜,保姆也鋪上她的小毯子。以前我都會提著安全座椅籃,晃著晃著回到車上,這次不知為什麼我反而兩隻手小心護著她看著她的睡臉,一路雙手捧著坐籃到車上放好,貝拉有點清醒了,我還跟她說說笑笑。然後去開車,快到家聽見貝拉有點不一樣的哭聲,不是大哭,似乎是想哭又不能哭得聲音。我打開她的車門,嚇了一跳!貝拉竟然沒有繫上安全帶!她的毛毯滑落,貝拉雙手抓緊坐籃邊緣,一臉驚嚇,像是剛從坐完雲霄飛車下來,我簡直不敢置信,這個十個月的小北鼻竟然自己手緊抓的坐籃在後座,跟我開了五分鐘的車程。我的天啊!保姆也太馬虎了,把北鼻放在坐籃沒扣上安全帶,就鋪上毛毯,也忘了跟我說沒扣安全帶。我也大意,看她安穩坐在安全坐籃裡,蓋上了毛毯的舒適狀,就直覺以為繫上了安全帶。...從此,我一定會重複檢查是不是有做好安全措施,才啟行。

回想剛開始離開保姆家時,若像以前一手提籃晃著走的情況,貝拉可能早就滾出來了。還好,第六感和老天保佑,兩手捧著讓貝拉安然在坐籃裡,貝拉也很有勇氣和毅力,自己撐著安全抵達到家。我的寶貝貝拉,你要好好安全地長大喔!!!媽媽以後會跟你說,你在一歲以前,就懂得堅強照顧自己的小故事。

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新工作培訓 曾經的願

昨天去新工作的培訓,聽講的過程中,突然想到十多年前,在花蓮慈濟醫院實習時,曾經在佛堂前許了一個願,好像是期許著檢驗師國考與插大順利的事,依稀還記得期望以後能在回來做些什麼...後來一切順利,國考考得很滿意,但檢驗師執照至今從未派上用場,插大轉到電影後就十足地轉行了,雖然曾經化名“吳晴”在台北一家知名補習班教血液學,除此外後來所做的事與醫學一點關係也沒有,就再也沒想過能回慈濟做什麼,那願擱在心上也逐漸褪色,剩了個影子,依稀記得,但就像許多忘了實現的願望一樣,只是顯影在某個時光點上。

後來每年有幸獲得拍攝紀錄片的機會,就這樣當了自由影像創作者十來年。前一年又莫名其妙地來到了美國,在沒有律師的協助下,移民局竟是很賞光地快速發給我一切需要的證件,像是來美國就是冥冥中註定的。記得收到“Welcome to America”的郵件時,裡面夾著一個合法居留證,我一點興奮也沒有,T開心地要給我一個give me five,雙雙擊掌後,竟有一種小小的憂愁,那我豈不要留在美國了嗎?T輕鬆地說我們還是會有一個家在台灣啊!這些逐步寄來的證件中,最能引我開心的是“工作證”。對我這個工作狂來說,懷孕三個月都還從舊金山拍紀錄片飛到紐約再回到台灣,四個月時照樣扛著攝影機拍中華電信基金會的社區記錄短片,五個月時,所有工作結案了,終於聽從母親的勸導飛到美國和T相聚,乖乖待產,專心當媽媽,直到如今寶寶就要滿七個月了,距離上次的工作整整一年!老天安排好了,我要開始工作了!出乎意外之外的是回到我的本行,拍紀錄片!更沒想到的是回到了慈濟。

早上T載我和凱凱去總會參加新工作的培訓,他和凱凱就在樓下書軒等我,凱凱竟然整個過程都很平和安靜。我看了一眼我未來的辦公桌,位在兩層樓頗具歷史感的建築中的第二層中的某個房間裡,桌旁有兩扇窗,很靜雅,我很喜歡,我們正是在這裡培訓著。像是走進時光隧道,我進入了十多年前的台灣,我,十九歲的醫專學生,在慈濟醫院裡實習、在花蓮山間騎腳踏車、在七星潭海邊撿石頭然後回宿舍在石頭上寫書法、搭七小時的火車從台中到花蓮,還有好多好多美好的回憶...依稀又記著自己曾經許了一個願,有一天我會回來做些什麼...只是當時的我從來不知道後來我會拍紀錄片,後來的我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在美國的慈濟。

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寶寶將六個月大囉!回顧剛出生的驚險往事...

再過兩天,小凱凱將滿六個月大。以前總是覺得他很脆弱,需要好好呵護,抱著都怕他從手臂縫中溜下去,睡在他旁邊也擔心自己一熟睡把他給壓傷,他一離開我的視線,我的心總牽掛著。現在他儼然已經成為一個大北鼻了,抱不太動了,稍一久抱,我的背就開始抗議了,我的小凱凱已經成為一個扎扎實實的大寶寶了,這一路走來真是一言難盡。哈,還不用太感嘆,因為未來的路還很長遠。

作為一個半歲的里程碑,做媽媽的我就來說說寶寶剛出生的美妙往事吧!其實算是一場驚險往事,發生在他出院後四天,出生後的第六天,我在家的月子還沒坐暖,就依照醫院的指示回院復檢,我和外子都在滴咕著才剛生產完一週,大家累呼呼的,元氣還沒復原就要回醫院複診是為啥呢?只得到醫院的簡單回復,這是例行的檢查,我只好幫忙找理由說“可能是為了要確定父母有把小孩照顧好吧!如果沒照顧好,早點協助可能還來得及...”總之,我們這對老爸媽還是把寶寶帶去醫院了。我把自己包的緊緊的,穿大衣帶毛帽,就怕仍在月內的我吹了風著了涼,當時還是三月天,時熱時冷,在後診室等著都冒出汗來了。由於當時開始學習餵母乳,發奶的漲痛可是一點都無法忍受,這發奶就像是被電到一樣,一陣電流穿過的感覺然後就漲,若嬰兒沒及時吸食,就像是洪水無法洩洪,在密閉的胸膛中,疼痛感像是會爆炸一樣。
在後診室中我就在疼痛中忍著,當時還不懂解決方法,其實只要用幫浦把漲的奶吸出來就好了。我們看到了一個海報上寫著關於各種哺乳問題的諮詢,護士說我們可以先進去詢問有關哺乳的事情,當時我已經把寶寶從我懷裡放回安全座椅中,雖然閃過一個念頭想要幫他繫上座椅內所有的安全帶,但一想他只是在座椅中應該沒問題。於是我們就跟著護士往前走了。

我們離開候診室,推開了會診間走廊的門,我回頭提醒T說注意安全座椅,因為我沒繫上安全帶,他點頭,然後調整了一下把手,繼續提著躺在安全座椅內的寶貝跟著走,護士和我走挺快,我心裡還在擔心著安全帶的事情,才沒兩秒鐘,突然聽見一聲碰地聲響,護士轉頭摀著嘴巴尖叫,T也啊了一聲驚嚇地提著空著汽車安全座椅,寶寶就像小足球一樣滾在地上哇哇大哭...我趕緊衝上前抱起他,T連聲對北鼻說Sorry,我也懊悔當直覺不妥時應立即行動,在懷中的北鼻哭了一陣後,便安靜地在我懷中窩著。此時,我剛生產完的虛脫與漲奶的疼痛一掃而空,心中只關注著寶貝的安危,鄰近的醫師建議我們先去急診室掛號看小北鼻的撞傷情況。還記得那個醫院永不止盡的長廊,從兒科到急診室彎彎曲曲的走廊,走了十分鐘左右,雙腿再怎麼無力,還是得撐著,雙手緊緊抱著北鼻,再怎麼樣也要用盡所有的力氣保護寶貝,不能再摔了,才出生六天啊!摔了這一麼一大跤,真是心疼的不得了。

在急診室中,聽到是嬰兒摔跤,都讓我們先看醫生,照例量身高、體重、血壓、脈搏和問家族病史與如何摔跤的,然後檢查看看眼睛、四肢...問從多高的地方摔下,一個醫護人員聽見我們是從手提的安全座椅上摔下,距離大概三十公分吧!他說那很常見,還有從一百公分摔下來的...應該沒事,初步推測沒有骨折,為了確保無虞可以等急診醫師再用其他儀器檢查看看,為了不讓小嬰兒在滿是病患的急診候診室久待,警衛請我們先進到一個走廊等著,還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座位,三不五十還閒聊一下,這一等可真是久久久...等到我們覺得在不回去兒科複診,改天我們又得為了這一複診的例行規定跑醫院,我們可是一點都不想再這樣勞碌奔波而有任何意外產生...於是我們打算折返回兒科。

到了兒科,他們早已經聽聞下午有一個小北鼻摔下來的事情,一個韓國女醫生一到,就說“是他嗎?”“嗯”...她看了看,推測摔這一跤沒什麼大礙,可以完全放心。但她發現凱凱的頭上有一個發炎的傷口,推測是當初生產時,因母體血壓升高,為了診測腹中北鼻的狀態,醫護人員在緊急情況下強行插入一個探測針頭導致的傷口。她問我“媽媽,你覺得這傷口變大了嗎?”我回想起生產後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凱凱頭上的小紅點,當時我還問一個護士那是什麼?她說她會請問醫生在回覆我,但直到我出院都沒獲得回覆,這期間因為許多醫院文件要填寫還有親餵母乳的學習與各種照護須知,讓我都忘了再詢問那個小傷口是怎麼回事。現在這女醫一問,我倒想起來了,我仔細端詳那傷口,然後肯定地回答有變大一點。這回答成了決定性的關鍵!一個實習醫生告訴我們還好我們發現得早!

打從嬰孩出生那一刻,當母親的觀察力必須大增百倍,必須從哭聲辨別嬰兒的需求,是便便了?還是餓了?是想睡了?還是要撒嬌?沒哭聲,更要小心注意北鼻吃喝拉撒睡的各種情況,這些都是健康的指標。包括皮膚上出現的各種變化。這個頭上的小傷口,據這韓國女醫的看法,需要馬上住院打抗生素,因為傷口看起來正在發炎中,甚至需要割開頭皮取出膿液,化驗了解是什麼引起,以免擴及腦部其他地方。什麼?要切開頭皮?總總聽起來,比之前那摔一跤還可怕。另一位總醫師也同意這位女醫的擔憂,認為還是住院觀察比較妥切。於是,在完全沒有預期的情況下,我和寶寶就被留下來住院了,陪同住院的規定只能一人,所以理所當然就是餵母奶的媽咪了,不然小北鼻吃什麼呢?爸爸只好帶著無比的擔心奉命回家去,第二天工作前後再帶食物來探望母子吧。

一進入病房,護士就馬上在凱凱的小手上綁上點滴的支架,那點滴是小針筒搬的大小,裡面全是抗生素,當護士把點滴針頭固定在凱凱手臂上時,他一點哭鬧聲都沒有,似乎很懂事地承受著。當護士完成這些扎針工作後,把他送回病房,我看著他小手臂上的點滴針頭支架,眼淚就不自覺的流下來了,我的小寶貝啊,今天是什麼日子啊!讓你遭受這麼多的折難...一連著三天兩夜,我睡在沙發椅上陪著凱凱,唯一能做的是就是陪著他,幫他換尿布、餵奶。看著一支又一支的抗生素點滴,總共打了三劑,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用母奶給北鼻營養,每次餵奶時聞到化學藥劑味幾乎都想吐,
想像北鼻的身體裡流竄著這些東西,我也要盡我最大的力量給寶寶最大的支持,母奶母奶母奶....對才一週大的小寶寶來說這也是他唯一能吃的補品吧!住院的隔天,一個莊嚴的黑人胖女醫前來,身邊跟了一堆實習醫生,她看了看凱凱頭上的傷口,說發炎的情況因打了抗生素有所好轉,應該不用切開頭皮化驗,聽了這話,心裡輕鬆不少,但還是要繼續給藥,順利的話明天出院,出院後要繼續餵抗生素,一天四次,至少連續十天吃藥。

用抽血用的小吸管,將藥按時餵給寶寶,從他的嘴角伸入,讓藥液順著口腔內壁滑入。十天一過,他頭上的紅色傷口也成了一個小疤,現在六個月了,幾乎看不到當時的傷疤。當時因為要救寶寶的強烈意志也帶來充沛的奶源,當有朋友問沒奶餵北鼻怎麼辦?我的答案是要有信心,要有強烈意志,就會發現母體的奇妙。初餵母乳時,一邊乳頭還有了撕裂傷,為了親餵還是忍著疼痛繼續餵,曾聽人說過各種的故事,唯一的答案就是忍著,乳頭會變堅強!哈哈!很好笑吧!我請教了專家,得知用自己的奶水敷在有裂傷的地方,等著自然乾,幾次以後果然奏效!再次體會到母體的神奇!經過了種種苦難,我體會到為什麼生完孩子要坐月子,因為那頭一個月,甚至那頭一週是如此地折騰難熬...一個月後至今,哺餵過程一切順利,我也體會到為人母親餵孩子的美好感受,北鼻也長得白白胖胖...苦總算沒白吃!

寶寶即將六個月囉!很開心...你要好好長大喔!


2009年7月24日 星期五

最近迷上facebook

最近迷上facebook。快速互動,胡亂塗鴉一翻,留下短短的幾句滴咕,關心你的朋友有興趣的就可以留言回應,無聊時再玩玩幾個簡單的心理遊戲。我是新手,但以體會到它的魅力,雖然還是有值得改進的地方,但對只有片段時間經營網路人際關係的人來說已經足夠。

現在部落格的使用人口下滑,我想 Facebook的流行是原因之一。但這是兩種不同類型的社交工具網站。部落格,書寫起來像是半日記體,一不小心就寫了一大串,還交代了來龍去脈,甚至還想帶一點什麼省思給閱讀者,或者說給自己。而Facebook,網站的設計就是讓你只想塗鴉,寫一兩句就好,像是發呆的時候莫名其妙的一兩句自說自話,或像寫個簡訊給朋友發個小牢騷,分享喜悅或煩惱的當下,“當下“成了facebook小格輸入欄中的現在式,無需太多的省思,夠了解你的朋友能憑你發出的一聲嘆息中,與你交流對話。

比方說,我現在就莫名其妙的寫很多,視覺影響心理,部落格的輸入欄給了太大的空間,因此像是四十五分鐘演講般滔滔不絕,一直寫寫寫,有時今天有個小活動,為了要美化並呈現一種深度,我需要構思與沈澱一下,經過一段時間才將今天的小感覺書寫出來,縱使最後也是隨便亂寫,但總不是在當下去寫,因為想寫完整並寫的有意思就不知不覺得給自己一些時間去心理醞釀,有時間一過,又擱在心裡便成陳年老化石。而在Facebook的小格中,就會像寫詩,或在冰箱上的留言板一樣,寫的簡短,交代一點去向和心情給親友,不用說太多,反正很快就會回來。像是我今天去吃了朋友現做的手工包子,回到家,陪小北鼻睡了點午覺,在他清醒前,我上網寫了一點讓媽媽家人朋友們知道我今天的行蹤,分享一點他們生活點滴,即使相隔兩地也像住在隔壁一樣,因此我簡短地在Facebook上寫了:

“今天吃 Lila 在 Annie 家做的包子,麵發的真夠勁!好有嚼感喔~原來看來不起眼的一團散麵粉,經過擠壓蹂躪後
,靜待一段時間,醒了麵,就整個命運大改觀了!好個麵道理!”

其實一不小心,我就開始囉唆地想要從發麵開始講人生體悟,但還好是facebook讓自我控制一下,短短寫幾句就好,快點省下一點時間,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要學習的呢!

OK...Facebook又沒付我錢宣傳...但,還是讓我們在facebook上見吧!

2009年7月23日 星期四

第一份在美的工作即將開始

今天面試在美國的第一份兼職工作:中文老師。順利通過!下週三四要受訓兩天,就正式兼差啦!真是有意思!回想起來之前在台灣準備的中文師資派上一點小用場,還有在大學時曾經當家教的經驗,大學畢業後在三元補習班擔任血液學老師的資歷都成了基本功之一,寫在履歷上也還過的去,不然都是影視作品的資歷來當中文老師也怪怪的。

會想以當中文老師作為在美國事業起步點,主要還是為了小比鼻,希望他以後能夠中西融合,不僅會說也要會寫中文,更要懂得中華文化,至於電影呢!有朝一日會再找到對的位置來續創作的,現在暫時在實體生命上進行教育創作。

上周在電話中面試通過後獲得今天到現場在面試一次,並實際教學試驗十分鐘,雖然很遠開車還要四十五分鐘,但很有趣,希望很快能在住家附近有自己的學習教室,開自己的小型家教班,就不用跑這麼遠了。

要上班的地點就這這裡囉!http://www.langokids.com/regions/redlands/ 看起來還不賴,在紐約、舊金山...還有許多地方都有分部,以英語之外的外國語為主。

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多出門活動活動吧













最近活動比較多,去 加州一家葡萄酒莊 Callaway winery 參觀兼三少聚會,大家都是有BABY的新爸新媽,除了品嚐了美酒、拍許多照片外,還互相交流育子心得...收穫很多!這裡有照片

昨天去了T晚上第二份工作的餐廳,是一個頗具歷史的渡假村,工作人員都來看BABY,他們說T早就已經秀給每個人看他手機裡每一張的BABY照片,這次見到本尊,大家都驚呼胖嘟嘟。BABY很乖,他蠻喜歡出門的,表現良好,只有在大廳我抱著他和人講話時,突然出現前所未有的“驚聲尖哭聲“,把大夥下一跳,就像是有人擰了他一把,後來我們猜可能那建築太古老了,有歷史性的老朋友逗他吧!

今天傍晚,午睡後,照例帶他去游泳池邊,還沒換上泳裝,就忍不住和他下水了,陪BABY泡泡水,因為有浮力,一點都不覺得重,他也很怡然自得!

video